关于殡仪馆(组诗)

湖北 ◎ 高本宣
  
灵堂

痛,躺在那里
关于旧的事物
也躺在那里
法师,舞着刀枪
死者的肌肤,很坦然
坐夜的人,打着麻将
哗哗啦啦的声音
和哀乐,混杂一起
挽联上的汉字
像时光抛出的几粒诱饵
等着灵魂咬钩

火化工

像一个训练有素的炮兵
把死者,当炮弹
装膛,点火,发射
弹壳退出来,灵魂飞到
另一个国度。接下来
他操起一把铁铲
不停地拍打弹壳
仿佛只有拍拍打打
才能让死者把最后的痛
一声一声喊出来

骨灰

一个老太太,变成一具冰
足足用了八十二年
一具冰,送进焚化炉
变成红舍利,变成灰烬
也就是二三十分钟的事情
除了骨灰盒,火化工还把一块
包有不锈钢节育环的白手绢
捧给了老太太的亲人

墓地

病死的,老死的,自残的
跳楼的,投江的,住进这里
公务员,农民工,贪官
小人,走卒,住进这里
所有死去的人,相互寒暄,诉苦
和睦相处。 原来,世间仅剩下死亡
才是平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