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红土

汪南阶在红土乡民族文学笔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领导、来宾、同志们!
  果然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今天,我这个深山老人,有机会能和大家进行心与心的交谈,这本身就是一种机缘,一种契合,一种难得的幸福!在这人才荟萃、智力密集的群体当中,我能讲什么呢?依据我的知识结构、文学层次,思来想去,我还是只能老调重弹,神侃几句不是三字经的三字经。因此,我要谈的议题是:我感恩,我痴迷,我快乐! More »

东乡古镇红土溪

  红土溪是古代(恩)施鹤(峰)大道上的一个驿站,也是我国西南著名文化线路巴盐古道上因盐而兴起的一个文化古镇。红土溪原名红豆溪,现为红土乡人民政府所在地,距离恩施市城113公里,是恩施、建始、鹤峰、宣恩四县市交汇之地和商贸集散地。习惯上,人们把红土与三岔、沙地、新塘一起称为“东乡”;在地理坐标上,它背靠容美古桃源、前临廪君巴人发祥地清江,只是延绵数千里武陵山脉的一座很普通的山梁,但在我心中,它一直是一个巨大的文化谜团。 More »

流在血液里的小吃

  故乡的小吃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在那条激情的老街,形成了一个地域的饮食文化之香。在此后人生漂泊的每一个地方,故乡的小吃就象母亲一样,追踪着我的梦,追踪我所有的怀念和向往。
  我一直想描述老街的小吃,写的不是文字,是回味、回忆和感悟,就象母亲的恩情,儿子除了不会忘却,就是油然而生一种无法报答的愧疚。我心里明白,谁给我了生命,又是谁给了我血液。
  红土老街留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就象沈从文先生描写的边城一样苍桑、一样古朴、一样诗情画意。1963年的夏天,父亲把我从石窑的彭家垭小学转到了老街上的红土小学读书,那年我刚好八岁,父亲在银行工作,母亲在乡下当农民,所以我的生活除了银行的食堂,就是老街上的小吃点。后来,我才真正体会到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讲缘份,都谈机遇,比如说我认识、体验、更深入的了解老街的小吃,都与缘份和机遇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More »

故乡速写

  山
  
  除了绿,还是绿。
  这一笔写意挥洒得酣畅淋漓,苍翠神韵溢满山野。
  花是数不尽的繁星,在绿色的大氅上缀一点一点的光。风拂过,扶疏的花枝举满头的灿烂,张扬五颜六色的个性,与蝶嬉戏。 More »

夜静如诗

  翻看一本十年前的日记,在这个无聊的夏夜,感觉挺好。从那些泛黄的纸页间,过去的日子有滋有味地浸润出来,幻化为一片撩人伤感的天空,一些很单薄的人物在其间闪动,又悄无声息地隐褪。
  忆旧是一片质地很好的滤布,将那些曾经布满阴霾的天空细细地滤清,呈现一种诗歌般的静谧与和平。我点起一支烟,用食指捻动爬满稚嫩字迹的纸页,在袅袅轻烟中,那个忘却了很久的夏夜又海市蜃楼般在眼前凸现出来…… More »